宗言逆耳

我們都學懂放手嗎?

曾從事教育工作二十多年,從女兒幼稚園開始,小學、中學都擔任家長教師會執委、香港首個的幼稚園舊生家長會創會會長、去年獲選為聖心家長校董,以至今年擔任家長教師會主席,感恩過去十 多年都能有這些機會讓我不斷地學習,了解學生的學校生活。 所謂「活到老,學到老」是我兒時姑丈常掛口邊的一句話,我不記得他是何年離開了,他這句話 卻一直留在我心裡。的確,人,是需要進步的;作為學生,在學時期學習知識,處世待人道理;而家長們在誕下子女的一刻便要學習為人父母之道。供書教學是基本的責任,但如何學習與子女溝通便是家長一生的學習課題。去年我學習了當一個十五歲學生的家長,今年我開始學習成為一個十六歲的學生家長應有的角色。 為什麼家長要不斷學習?是因為我們的確是生於兩個年代的人,社會不斷變化,潮流日新月異, 如果父母仍只是停留在「那些年」的思想,不願接受新世代的事物,我們不了解她們的世界,代溝自然就會產生,當有問題發生時,這又如何要她們了解我們的想法而達到彼此的共識呢? 現今這個年代,家庭人數不像以前,子女在家的競爭對手少了,可學習的機會也相對減少了,不用爭寵,自然少了要學習爭取機會的訓練和相處之道。曾聽說過,一個中五生從未試過使用罐頭刀, 為什麼會這樣的?有能力的,給予子女最好的生活是無可厚非,但她們生於一個被保護的家庭裡,到底是對她們好,還是壞?望子成龍會是每個父母的期望,但何謂「龍」?在每一年代都會有不同的定義,但肯定的是她們要有一定的求生能力,懂得獨自面對困難的能力,而能力卻從哪裡來?有時是要我們刻意製造出來,要給她們環境、機會去碰碰釘,碰釘或許會有少許痛,但不會有大傷害,跌撞過才有深刻體會、認真學懂。 【資料來源:嘉諾撒聖心書院家長教師會主席・李耀宗】

宗言逆耳成立日

為何選擇2014年10月1日成立宗言逆耳?為祝賀國慶?非也! 今天是「和平佔中」的第四天,還記得89年六四當年,我才是一個中學生,今天香港的「和平佔中」,我的女兒也是位中學生。 當年,我從電視上看到的坦克車和一位學生對峙的畫面,在校老師講述如何理解事情因由,我們一班同學,有憤怒的,有無奈的,也有不知所措。我內心百感交集,不知如何說起。今天,女兒面對的「和平佔中」,比起我當年的感覺是非常鮮明。細心去想,現今的學生們,他們對社會政治的感覺是比較豐富的。佔中或反佔中都各持一方的想法,誰是誰非實在不能單靠一兩個電視畫面來判斷對錯,但好肯定的,佔中或反佔中雙方都有一個共同的理想,就是希望香港好,但至於行為上是否恰當,希望大家可以多從對方角度去想,想一想除了要為自己爭取個人認為對的言論前,可否也想一想這是否會太過激進而影響到其他人。民主是大家都希望得到,但民主是否應該在一個互相尊重和包容的情況下進行呢?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民主?這可是一科非常有價值的通識題,值得大家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