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我們都學懂放手嗎?

曾從事教育工作二十多年,從女兒幼稚園開始,小學、中學都擔任家長教師會執委、香港首個的幼稚園舊生家長會創會會長、去年獲選為聖心家長校董,以至今年擔任家長教師會主席,感恩過去十 多年都能有這些機會讓我不斷地學習,了解學生的學校生活。 所謂「活到老,學到老」是我兒時姑丈常掛口邊的一句話,我不記得他是何年離開了,他這句話 卻一直留在我心裡。的確,人,是需要進步的;作為學生,在學時期學習知識,處世待人道理;而家長們在誕下子女的一刻便要學習為人父母之道。供書教學是基本的責任,但如何學習與子女溝通便是家長一生的學習課題。去年我學習了當一個十五歲學生的家長,今年我開始學習成為一個十六歲的學生家長應有的角色。 為什麼家長要不斷學習?是因為我們的確是生於兩個年代的人,社會不斷變化,潮流日新月異, 如果父母仍只是停留在「那些年」的思想,不願接受新世代的事物,我們不了解她們的世界,代溝自然就會產生,當有問題發生時,這又如何要她們了解我們的想法而達到彼此的共識呢? 現今這個年代,家庭人數不像以前,子女在家的競爭對手少了,可學習的機會也相對減少了,不用爭寵,自然少了要學習爭取機會的訓練和相處之道。曾聽說過,一個中五生從未試過使用罐頭刀, 為什麼會這樣的?有能力的,給予子女最好的生活是無可厚非,但她們生於一個被保護的家庭裡,到底是對她們好,還是壞?望子成龍會是每個父母的期望,但何謂「龍」?在每一年代都會有不同的定義,但肯定的是她們要有一定的求生能力,懂得獨自面對困難的能力,而能力卻從哪裡來?有時是要我們刻意製造出來,要給她們環境、機會去碰碰釘,碰釘或許會有少許痛,但不會有大傷害,跌撞過才有深刻體會、認真學懂。 【資料來源:嘉諾撒聖心書院家長教師會主席・李耀宗】

直腸直肚

一份調查報告,測試一對新婚夫婦,男的在首兩星期對太太千依百順,太太要求什麼丈夫什麼都沒所謂都說好,即使起初內心有點不情不願,因誤以為這可以維繫夫妻間的感情,期間太太也感到百份百的被愛,幸福非常。 兩星期後,太太單方面感到丈夫好虛偽,覺得丈夫根本不愛她,不願和她分享喜與怒,而丈夫也忍受不了太太多番的無理要求,結果引發出一段激烈對罵,離婚收場。 調查發現,其實雙方並沒有做錯什麼去激怒對方,只是大家都麻木沉醉於一段表面的滿足,卻不自覺地把自己的真我埋沒了。真正的友誼或愛情是需要真誠的坦白,而不是為了遷就對方只說對方中聽的話,自己卻把內心的不滿忍氣吞聲。 雖說現今的九十後有時說話太直腸直肚,不看人情世故,換個角度看,他們的直言有時反而更真誠更能維繫真正的友誼。 – 隨筆 –

父親該是怎麼樣的?

父親該怎麼樣才是一位稱職的父親?信相每一個人的標準都不同,但整體上都應該有一個共通點。 父親的職責是給孩子基本的生活和教育,何謂基本?基本是需要的東西,需要(need)與想要(want)不同,很多父親都以經濟能力許可給予孩子們想要的東西,這並沒錯,都是愛的一種表達,但可惜在給予的同時,沒有讓他們明白什麼是必要及想要的道理。 孩子在成長階段都不斷的接受新事物,很多的東西都是第一次接觸,談不上如何有經驗去處理問題,他們需要一位人生導師,人生導師是給他們一個模範,一個可以讓他們學習的標準目標。從學習中懂得處世做人的道理。 在學習其間,他們會遇到很多的困難,有時困難會令他們感到失敗,甚至沮喪,這時,他們需要一位聆聽者,給他們支持,有時是否需要意見,可視乎情況,給他們方向總比給他們具體意見的好,方向可讓他們思考,尋找他們要走的人生道路。 父親就是孩子人生的一面鏡子,想孩子將來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各父親今天做怎麼樣的模範,他們便是怎麼樣。 怎麼樣的父親才是一位稱職父親?各父親們,上面已有答案,祝各父親,父親節快樂!

我復活了

嗨!大家好,我叫靚信佬,可叫靚佬。我今天復活了。我今年已經十五歲了,我因為後天心臟有事【用來轉動的齒輪破了】,不能正常運作,主人擔心我出事,把我安置了一旁,已差不多數年了。今天主人在街邊見到我的同鄉,死了在街上,但心臟還有活動能力,便把他救回來,可惜反魂無術,唯有給我們做了心臟移植手術,主人醫術高明,不需一小時已完成手術,現在我復活了,而我的同鄉也能在死後為我延續人生。感謝我的同鄉,感謝我的主人,沒有因為我不能運作便把我遺棄。 所有曾經買回來的東西,今天你可能不再需要它,但可能同時在另一地方有其他人需要。請支持環保,請珍惜物品。

誤用通訊科技的壞處

通訊科技本身是為人類帶來方便,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但如果誤用的話,輕則小罵一場,大則戰火一場。 自有互聯網開始,人類因為它的聯繫得以把本來相距遙遠的朋友拉近了,理應是一件好事;但同時也因為它,人類對溝通越變得隨便,只是手指一發便可公告天下。 以前以書信作為通訊媒體,說的和聽的,雙方都處於一個寧靜的環境下各自執筆,即使是文字上的對罵,心裡也是先想而後行。但現今科技發達,只是手指一動便能將心裡的一切喜怒衰樂一按而出,也來不及靜心想想,說話已像子彈般發了出去。喜悅的話當然給對方聽得開心,但埋怨的話卻可因一句話手機立即演變成戰火平台,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哪到底通訊科技是好還是壞,這要看是善用還是誤用。

請勿自取

事情發生在年宵攤位 客人:「請問幾錢?」老闆:「大優惠,只是二十元。」客人:「咁便宜!我要一個 。」老闆:「多謝!」老闆:「小姐,小姐,你未取貨。」客人:「不是送貨嗎?」老闆:「小姐,沒可能啦!咁便宜,怎可能送貨?」客人:「你不是說請勿自取嗎?那即是送貨啦!」老闆:@@

博事還是博士?

很久沒有寫文章了,突然心血來潮,又寫一篇吧! 博事很想成為一位真正的博士,但可惜基於經濟及時間未能可以做到,但這也不是停止了博事的目標。 可謂博士?博士是要經過嚴格的訓練,要有獨特的思考頭腦,擁有有系統的分析能力。博士,是不是要博學多才?也不一定。有某些博士都只是專注自已的研究,在專業的範疇上有過人之處,專業不等於博學,博學是指學問廣博精深,專業絕對是精而深但不等於廣博。真正要廣博是要對很多事都去關心留意。 如何成為真正的廣博,這沒有一定的定義。唯有不斷的學習,謙卑的學習,終有一日才會變得廣博。 既然今天博事未能成為真正的博士,那唯有繼續努力學習,不斷的學,不斷的習。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重返校園,好好努力成為一位真正的博士吧! 博事在此勸勉大家,能成為一位博士是他或她在某範疇的成就,但要成一個人生博士便決定於有沒有不斷學習的心態及良好的修養。 最後你會想成為博事還是博士? 擱筆。

答應對話又不對話

學聯要求政府三項要求才展開對話,要求包括對話必須是多輪、對等,及政府必須確認或執行學生與政府對話的內容。 本來已經準備對話,但後來又突然要暫停,到底發生了什事? 不去追究是什麼事,先談談三項要求是否合理? 第一項,對話是多輪的,合理。政府每年都花費不少的公款去做宣傳或行政工作,目的都是為了聽取民意,所要做的不能一次性,更何況是討論政改? 第二項,對等。先了解什麼是對等,對等人數?對等交易?不論是什麼對等,表面都上是要一個目的「公平」。要求合理。 第三項,政府必須確認或執行學生與政府對話的內容,應該。所有討論都是要達成共識,共同尋找一個雙贏的方案,難度某一方面希望討論完之後想吃言?未開始討論,又何以有假設性的結果呢?

怕了你,調頭走。

當一個人走到盡頭時會如何?好簡單,180度轉身調頭走。 當一隻狗走到後巷沒路走時又會如何?牠要轉個彎才可調頭走。 哪,一部電車到了不能走的情況下又如何?它要麻煩工作人員,把輸送電源的電纜改掛至另一組電纜線上,才可反方向走,要隨後的電車久候。本來乘客可以順利到達目的地,生活正常,但現在卻吋步難行,點解?就是一班自稱愛港的佔中人仕,他們在爭取自己認為對的事,無理地奪去其他人的基本權利。將別人的痛苦建築在自己的理想,這是什麼的民主?民主下的包容去了哪裡?

用粗口大罵兒子不能說粗口

如果一個父親以粗口大罵兒子不能說粗口,這能有效嗎? 今天很多的佔中者或部份政客都大聲說要真普選,哪什麼是真普選呢? 普選有其公平權利的意思,在香港,每一位合法的居民都有權選出他們認為真正可以為他們出聲的政客代表管治香港,讓香港得到繁榮發展。 推行真普選的大前提是要尊重各人的意見,在一個包容的情況下各表其意,每人都有權利,但首要不能奪去別人的權利為大原則。 今天的佔中,封鎖道路,奪去當地人的基本生活權利,這是公平嗎?他們現在就是學似上述那位父親以粗口大罵兒子不能說粗口一樣。只許周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假如一條簡單的通識題,如果今天還是英國統治,請問會有普選掌權人嗎?應該不是問有沒有普選,而是沒有沒得選。在情況混亂下仍懂得去思考,這才是EQ。如果將這條問題定為甲部的必答題,恐怕全部得零分。

宗言逆耳成立日

為何選擇2014年10月1日成立宗言逆耳?為祝賀國慶?非也! 今天是「和平佔中」的第四天,還記得89年六四當年,我才是一個中學生,今天香港的「和平佔中」,我的女兒也是位中學生。 當年,我從電視上看到的坦克車和一位學生對峙的畫面,在校老師講述如何理解事情因由,我們一班同學,有憤怒的,有無奈的,也有不知所措。我內心百感交集,不知如何說起。今天,女兒面對的「和平佔中」,比起我當年的感覺是非常鮮明。細心去想,現今的學生們,他們對社會政治的感覺是比較豐富的。佔中或反佔中都各持一方的想法,誰是誰非實在不能單靠一兩個電視畫面來判斷對錯,但好肯定的,佔中或反佔中雙方都有一個共同的理想,就是希望香港好,但至於行為上是否恰當,希望大家可以多從對方角度去想,想一想除了要為自己爭取個人認為對的言論前,可否也想一想這是否會太過激進而影響到其他人。民主是大家都希望得到,但民主是否應該在一個互相尊重和包容的情況下進行呢?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民主?這可是一科非常有價值的通識題,值得大家想想。